大运速递

总导演揭秘成都大运会闭幕式:舞台搬到公园,“直播”联动全球

发布时间:2023-08-07 阅读量:764

信息来源:成都发布


7月28日晚,一场气势恢宏的成都大运会开幕式让世界看到了中国的精彩。开幕,同时也意味着闭幕的倒计时。随着成都大运会赛事进入白热化阶段,成都大运会闭幕式的筹备工作也进入到最后的冲刺阶段。


日前,成都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闭幕式总导演甲丁、闭幕式执行总导演魏思佳揭秘了闭幕式的精彩亮点。


在两位总导演看来,闭幕式更像是一场青春欢乐的嘉年华,又饱含着告别的深情和对未来的憧憬。尤其是成都这座城市赋予了这场嘉年华太多的创新灵感,无论从形式上,还是内容上,都诠释着公园城市示范区的特质,必定会让观众惊叹。


这是一场公园里的闭幕式——闭幕式选址成都露天音乐公园,这是世界大型体育赛事开闭幕式走出场馆、走进公园的一次突破。


另外,这是一场用“直播”来呈现的闭幕式,即将接受观众的检验:闭幕式舞台以“手机”为设计元素,手机视窗高低错落,并创造性增设一名“大运拍客”,完成一场全球联动的青春“直播”。


1

世界大型赛事开闭幕式走进公园

呈现开敞式无边界的嘉年华


成都大运会闭幕式将在成都露天音乐公园举行,光是场地的选择,就足够挑战。“这是很创新的。”魏思佳说。这是世界大型体育赛事开闭幕式走出场馆、走进公园的一次突破。


这要基于总导演甲丁的“大运会情结”和“成都情结”。22年前,大运会首次来到中国举办,甲丁担任了2001年北京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闭幕式总导演,如今再度执导,他也希望通过成都大运会对自己做一个总结。同时,甲丁与成都还有着深厚的缘分,他的事业起步在成都,满满的回忆都是骑着自行车在小巷子里感受烟火气、骑到都江堰感受壮丽山水。因此,成都大运会闭幕式的任务,甲丁希望凭着对成都人的了解,呈现出成都人骨子里的标新立异。


甲丁坚持要“破圈”,第一个打破的就是常规的舞台形式。


不用地屏、不用投影,也不在一个体育场馆里。成都大运会闭幕式的舞台被搬到了成都露天音乐公园,分为远、中、近三个表演空间。


近处,演员随时深入观众区的贴近式表演;中处,是闭幕式主脉络的情节和人物;远处,是黄昏草坪、露营焰火营造的公园氛围。以此表达空间拓展到外场,欢乐的感染力拓展到整个公园。


“我们把整个音乐公园打造成围炉的感觉。”魏思佳表示,在三景表演空间的层次之下,最为特殊的是无边界的外景,最远端一眼望去,就觉得成都是个好惬意好浪漫的地方,因为绿油油的草坪、高大的天幕、五彩的帐篷以及一家男女老少的席地而坐、所有在旁边露营的游客都可以作为整台演出的一个背景,都无形中成为演员的一部分。


“我们真的没有刻意地设计,我觉得是成都、是这个区域本身,对于生活那么美好的状态,很自然就流露出来了。”魏思佳感叹说。


这样在山水田园中享受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状态,正是导演组所挖掘的成都。“现在说成都化,不再只是简单的说九眼桥、都江堰了,真正的成都化,是要走进成都人的心里,展现出城市精神。”甲丁表示,他看到的成都有两个关键词,一个是公园城市示范区,一个是国际音乐之都。舞台的形式呈现公园城市特点,舞台的内容则解读国际音乐之都的内涵。整场闭幕式,将通过歌舞剧来表达音乐,演绎心灵的交流。


事实上,整场闭幕式,公园城市的线索就像一个个“彩蛋”埋在细节里。


甲丁透露,闭幕式的小高潮观众将会看到一株裸眼3D的珙桐树扎根在舞台之上,从观众的身边一直爆炸式延伸到半空中,茂盛的姿态展现蓬勃的生命力,将瞬间震撼观众。这株来自6000万年前的植物被誉为“植物界的大熊猫”,珙桐的苞片酷似鸽子的翅膀,暗红色的头状花序看起来像鸽子的头,也被命名为“鸽子树”。


“在我们迎接所有代表团的旗帜入场时,整体视觉设计就是鸽子花,你可以有所想象,这棵树就完全扎根在舞台之上,而且中间开出了鸽子花。”甲丁表示,引导员都有两片鸽子般白色的翅膀,当各个代表团的旗帜在舞台汇聚时,鸽子花也在舞台上片片花开,这种生长于四川地区的珍稀树种,将向世界传递和平的希冀。

距今已经1000多年前的《蜀川胜概图》也将呈现在舞台之上。“蜀江两岸山川名胜、厅堂楼馆,美不胜收。”相传为北宋画家李公麟名作,曾被列为四美之一的绘画艺术珍品。闭幕式上,通过舞台设计将以古今对照的方式呈现,让《蜀川胜概图》中的盛景,对照当前公园城市示范区建设的风貌,用这两个画面展现成都的城市进化,历史的纵深感扑面而来。


2

直播间搭上舞台,全世界发弹幕

“大运拍客”全程现场直播闭幕式


直播作为一种形式有机地融入了闭幕式全程。


闭幕式将打破单一表演空间的平衡,让央视直播间搭建在舞台的正中央,作为整场演出的一部分。当观众进入直播间后,实时发送的弹幕和点赞也将投射到演出现场。无论观众身在天涯海角,使用哪国语言,只要贡献出精彩的内容和话语,都有机会在闭幕式的现场得以呈现。


尤其是,舞台主屏呈现为裸眼3D的三维视窗,视觉感觉十分新、奇、特、巧。在这里,“蓉宝”将会不断变装,成为戴着耳机听音乐的“潮猫”,成为说唱俑造型的“古装猫”,成为赛博朋克造型的“机器猫”,裸眼3D的视觉技术让“蓉宝”随时要跳出屏幕与人互动,灵动萌翻全场。


闭幕式创造性地增设一名“大运拍客”,全程进行现场直播。为什么选择直播?“它是最时尚最普及的,大家接受信息最变通的一种方式。”甲丁表示,希望一以贯之的直播观念能够给大家注入“现在进行式”的感觉。现在年轻人沟通是无极限的,靠的就是手机来连通彼此,通过直播反映了当下的状态,因为有手机、有互联网,让我们消融了彼此的距离。


魏思佳透露,实际上,整个闭幕式围绕在一个镜头下,这个镜头由这位“大运拍客”掌镜。作为拍客,他贯穿闭幕式的始终,由他的镜头、他的眼睛来带领所有的观众走进闭幕式70分钟的12项流程当中。所以他的直播镜头就是闭幕式的眼睛,他是全场的灵魂人物。魏思佳透露,当倒计时开始的时候,“大运拍客”的出场方式一定会让所有人惊呼,他会和现场观众一起倒数,“希望现场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,他第一次亮相时的出场是如此的特别。成都是一座雪山下的公园城市,雪山之巅等待大家的仰望。”

此外,舞台现场有31块手机屏,象征着成都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,最中间的一块就是“成都窗”。魏思佳说,直播所代表的年轻人“去中心化”的表达,也将嵌入在闭幕式的许多细节中,比如31块手机屏就将呈现观众的实时状态。


舞台的左右区,还分别有一群大学生组成的欢乐合唱团live演出,以及由电声乐队、打击乐队和光感乐队组成的乐团。大学生们身穿五彩斑斓的学士服,青春的主题演绎轻松又有仪式感。“这一次,大家眼睛看到、耳朵听到的都发生在当下,一切都是现在进行式。”甲丁表示,要让青春充分享受此刻。


3

国际大体联会歌用光感乐队呈现

说唱俑与流行女团“梦幻联动”


“把欢乐进行到底、把告别深情化,这个是我们特别注重的。”甲丁透露,闭幕式基于他对成都人“创新”和“乐观”特质的挖掘,通过巴蜀地区文化与当下年轻群体中的流行表演形式进行混搭融合,碰撞出符合青年审美的艺术形式,同时用音乐表达成都人的自由浪漫


他认为,成都大运会彻底改变了或者影响了成都一代人的生活,在告别的时候,成都人的生活实际上已经紧紧地贴上了大运会的标签。那么这个标签到最后要撕去的时候,应该留下一些痕迹。“我希望给大家留下一点心灵的痕迹,让大家记住某个场景,记住某个桥段,记住某个我们跟成都人交流的时候所期望彼此传递的那种情感。”


他将成都大运会闭幕式设定为一个有情节、有人物、有情感的大型音乐歌舞剧,坚决将以往的国际综合赛事在开闭幕式上的惯用手段全部规避。“这回无论从作词作曲,还是到编导的整个呈现手法,都是一以贯之的状态,它不是篇章化的,或者桥段化的。”甲丁举例说,整场闭幕式形成了完整的音乐体系,音乐全部阿卡贝拉化,用世界最前卫最潮流的方式来表达音乐。


最典型的就是闭幕式把60余年不变的国际大体联会歌用了光感乐队呈现。“大体联的官员来看时也感到amazing,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东西,但这个东西我就让它诞生,我也希望从此以后又形成一个新的形式,变成现在的年轻人的心声。”甲丁说,把唱诵式的会歌换成新的形式来表达,将是意外的好听与创新。


整场演出处处都希望能选取巴蜀独有的文化内涵。


比如,在采风过程中,东汉时期的击鼓说唱俑成为表达蜀地人文特性的不二之选。“这个形象太鲜明、太具喜感了,我们出土很多文物都一本正经,就说唱俑亲切极了!”魏思佳说,导演组利用技术手段让东汉时期的说唱俑在舞台上复活,在移动屏中的说唱将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“跳出屏幕”,“我相信那一刹那,所有的观众会很有惊喜。”同时,流行女团歌者将与说唱俑梦幻联动,来一场古今和鸣。


作为一场世界性赛事的闭幕式,演出还讲究世界性语言的表达。“我们选取了rap、hip-hop等年轻人喜欢的流行文化形式,跟传统艺术进行碰撞和混搭,”魏思佳举例说,川剧青衣与说唱歌手将以传统与时尚的形式对歌,在一静一动的舞台呈现、古典与潮流的元素碰撞、一唱一说的演绎过程中,充分展现当代成都的时尚风貌。


这场闭幕式,将为成都大运会画上一个完美句点,但未来也由此开启。甲丁表示:“我觉得最大的感受是成都这个城市必然有一个特别美好的前景,必然会给大家一个万千气象的感受,为什么是这样?因为成都人确实在努力地用创新改造这个城市。”